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守夫(十)

看女生小说去书客居大军出征时查出喜脉实在叫人既喜且忧。UC小说网:http://www.ucxsw.com/

原本身体不适还咬牙硬撑的宁棠娇像是压断了脊梁柱,一下子垮下来,整个人赖在刘灵毓身上,半点都不肯动。刘灵毓只好留在马车中陪她。

急行军。

宁棠娇本就坐不惯马车,如今有孕在身,更受不得电波折腾。起初她故意抓着刘灵毓撒娇,到后来是真的撑不住了,饶是躺在七八层的棉絮上依旧日渐憔悴消瘦下来,往往吃一口东西就要吐出两口来。

刘灵毓看的百般心疼,只好变着法儿地哄她开心。开始讲军中趣事,后来宁棠娇听腻了,他便编起各种各样奇人异事的小说来。

这个的日子约莫持续了近一个月,宁棠娇的食欲突然好转起来,不但一顿吃两碗,一天吃五顿,而且还能坐起来和刘灵毓聊天。

刘灵毓这才放下心来,将注意力集中勤王之事。

刘文英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回信一封,言明身在边疆不能轻举妄动,但事情若果如他们所言,她愿做他们后援之师,万一封萱、刘灵毓和宋能茵失利,她即可挥军北上支援。

如此一来,刘灵毓等人越发无后顾之忧。

龙虎城出动三军,即将兵临京城的消息终于传遍天下。水仙王先以摄政王的身份书信劝诫,见无效,又让女帝下诏斥责。

宁棠娇原本想把血书拿出来狠狠地摔到她脸上,却被刘灵毓以皇上安危为由劝住。

“女帝年幼,水仙王尚不知女帝心思,不会多加防范,若是知晓,只怕会做出大逆之举。”

他的话如一盆冷水泼在宁棠娇头上,让她瞬间冷静下来,半晌才道:“罢了,最多被骂几句,掉不了肉。”

刘灵毓道:“只要皇上安然无恙,是非曲直自有见天日的时候。”

宁棠娇道:“我们快将皇上救出来吧?”

刘灵毓道:“还要靠茉莉王里应外合。”

宁棠娇道:“水仙王会不会猜到茉莉王通风报信,对付她?”

刘灵毓道:“茉莉王毕竟是三大摄政王之一,在京中势力不容小觑,又是水仙王的亲妹妹,水仙王再泯灭人性也不敢贸然对付她,以免人心尽失。”

宁棠娇道:“我只希望她在勾搭姐夫之外还能有点其他作为。”

刘灵毓失笑。

宁棠娇看着他,突然道:“不行,不能让她见到你。”

刘灵毓道:“娇娇对我没信心?”

“我是对她没信心。”宁棠娇道,“做坏事容易上瘾。等我们把女帝救出来之后,还是回龙虎城吧?”

刘灵毓一怔,“为何?”

宁棠娇道:“一来嘛,自古伴君如伴虎,离皇上太近就得夹着尾巴做人,太累。二来,避免别人为了限制茉莉王的势力,拿我当枪使。三来,水仙王一倒,楚杏花和曲青梅都跑不了,倒时候龙虎城都是自己人,呆得多舒心。四嘛……我还没有想到。”

刘灵毓笑道:“四来,天高皇帝远,娇娇不用起来上早朝。”

宁棠娇击掌道:“此事大大的重要!被你这么一说,我恨不得插翅飞到京城,早早了结此事。”

刘灵毓道:“不必插翅,离京城也没几日的路程了。”

既然勤王之事已经天下皆知,他们便不像之前那般躲躲藏藏,唯恐走漏风声,干脆日以继夜地赶路。刘灵毓原本担心宁棠娇身体吃不消,但宁棠娇除了最初两夜没睡好之外,又开始吃吃喝喝睡睡的幸福生活。

封萱作为前锋军已经兵临京城城下,水仙王坚守京城不出,并借女帝之名召集其他将军勤王。楚杏花第一个响应,却被断后的宋能茵挡在齐云山。

三日后,刘灵毓与宁棠娇赶至。

宁棠娇在城下痛斥水仙王用美色迷惑皇太父,□后宫,占女帝便宜等等罪状。

同日,数位文臣等上城头,向宁棠娇劝降。

宁棠娇双拳难敌四手,愤然回营,然后下令攻城。

自姝朝开国以来,京城便一直稳若泰山,还从未遭遇这般打击。京城守卫军都是从贵族子弟中选拔出来,号称文武双全,事实上谁都没有真正领过兵打过仗,比起龙虎城的四家军来说简直像绣花枕头。

不过京城城墙修筑极高,易守难攻,竟也僵持了几日。

尽管前方战场尚能勉强维持,但后院之火却难以扑灭。

皇太父知道宁棠娇率军攻城先慌了神,几次三番劝说水仙王服软,先将军队劝退了再图其他,但水仙王深知此次若不能一鼓作气将此事办成,以后再寻机会只怕比登天更难。芙蓉王也好,茉莉王也好,都不会给她喘息的时机。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坚持。

这大大惹怒了想粉饰太平的皇太父。

他先是收回水仙王随时进宫的特权,再限制她探望女帝的时间。这两件事对目前的水仙王来说,就像踩了她的尾巴。她立刻意识到这位正打算下嫁给她的皇太父并不是一位能够共患难的战友。在关键时刻,这位皇太父也许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出去,抛弃她。

她今天会走到这一步,有一半是拜皇太父所赐。如果没有皇太父的阻挠,她也许已经纳了夏棉,拉拢了夏家,获得了夏家的兵权。如果没有皇太父美丽的诺言,她绝对不会将棋走得这么快,这么急功近利。至少她会等到手的兵权再多一些,地位再巩固一些,茉莉王和芙蓉王的势力再弱一些。

但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她已经被逼到没有退路不得不向前的绝境上。现在退后一步,就会直接退出她的梦想和她心心念念的位置。

她只能战斗。

是夜。

京城守卫军冲进皇宫。

皇太父得到消息时正心烦意乱地躺在床上发呆,闻讯后立刻掀被坐起,“马上把皇上带过来!不,本宫亲自去找皇上!”毕竟当了一年的枕边人,他对水仙王的想法和目的一清二楚。

但是当他来到女帝寝宫时,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徐鑫,徐鑫在哪里?”皇太父气得肩膀微微颤抖。

女帝宫人连忙下跪道:“徐总管前几日收了风寒,一直西阁养病。”

皇太父冷笑道:“是吗?替本宫找他来。”

宫人连忙退下。

墙外动静越来越大,火把如龙一般,照亮半壁天空。他站了一会儿道:“让禁卫军都撤回来,不必再抵抗了。”

他身边的宫人吃惊地看着他。

“我们都是输家,都输了。”皇太父缓缓地闭上眼睛。

禁卫军放弃抵抗之后,水仙王很快就冲到了女帝寝宫。看到皇太父站在台阶上,宁棠妍并未讶异,而是柔声道:“清清,到我身边来,我说过,护你一世。”

皇太父淡然道:“你是要我到你的身边去,还是要皇上到你的身边去?”

“都是一样。”宁棠妍道,“你们父女都是我的心头肉。”

皇太父道:“可惜啊,你的心头肉只剩下一半了。”

宁棠妍眼皮一跳,“什么意思?”她注意到他身后并无女帝的身影,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皇太父嘴角噙着冷笑。

不一会儿,去找徐鑫的宫人回来了,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禀告皇太父,徐总管不在。”

“是不在还是不见了?”皇太父问。

宫人抖得越发厉害,“不,不见了。”

皇太父道:“那找到皇上了吗?”

宫人道:“还,还没找到。”

宁棠妍脸色大变,转身就走。

皇太父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突然爆出一连串的大笑声。

他身旁宫人看他笑出泪花,于心不忍道:“殿下,不要再笑了,保重玉体啊。”

皇太父笑声猛然一收,回头看着清冷的宫殿,默默地拉了拉披风道:“我见先帝。”

宫人吓了一跳,慌忙跪下道:“请殿下节哀!”

皇太父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拜祭先帝罢了。还不领路?”

皇宫里有专门供奉牌位的先灵堂。

皇太父走到先灵堂门口,望着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牌位,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最年轻的那一座。他走到牌位边上,用袖子轻轻擦拭着上面灰尘,低声道:“我来看你了。你在天有灵,一定很恨我吧。不守夫道。呵呵,可是你不能怪我,谁让你走得这么早,留下我一个人。你知道,我一向怕寂寞,你不在,这个皇宫里冷冷清清的。娆儿她很乖,她都懂得对付我了。她才五岁啊,真是让人惊讶,我想这一点,应该是学我的。我从小就聪明,可你呢,太憨厚了。”

她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回到宫中小睡片刻,然后起床焚香沐浴。

“除非芙蓉王觐见或者皇上回宫,不然一律不许打扰本宫。”

宫人犹豫了下,问道:“若是京城……被攻破了呢?”

皇太父道:“那芙蓉王应该也不远了。”

由于水仙王抽走了部分京城守卫军,以至于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防御顿时塌陷。

封萱率领的先锋军长驱直入,京城守卫军兵败如山倒。

宁棠娇坐在马车里,被刘灵毓亲自率人保护在中央。“先找到皇上!”

罗幸问道:“要不要派人保护茉莉王?”

“不必。她一定很懂得保护自己。”宁棠娇说完想了想,又道,“还是派些人保护她吧。她那人品,得罪的人也多。”

车队正往皇宫的方向进发,就听前方一阵骚动。

罗幸打探后很快回来道:“殿下,茉莉王殿下来了!”

宁棠娇从马车里钻出来,道:“她怎么跑出来了?”

刘灵毓道:“水仙王好似去了皇宫,封将军已经派人包围了。”

宁棠娇道:“让封将军只包围,别进攻。”皇宫到底皇宫,如果贸贸然冲进去,只怕落人口实,最好是水仙王自己投降。她正想着,就看到宁棠骑马过来,肚子前面还鼓起一块儿。

难道她也有了?

宁棠娇正想开口,宁棠已经将披风掀开,露出一颗小脑袋。

“皇上?”宁棠娇大吃一惊,慌忙让金花扶下车行礼,其他人一听她叫皇上,也都慌张地下马来。

宁棠别有深意地笑道:“三姐姐果然忠君爱国啊。”

毕竟以宁棠娇目前的实力和京城目前的局势,她完全可以废掉女帝自立为皇。宁棠娇怎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忙道:“当然,所以一收到皇上的书信,立刻快马加鞭地赶来了。不过皇上怎么会和茉莉王在一起?”她这才注意到宁棠身后那个人是徐鑫。她心中敞亮,皇上的那封血书多半是出自这位之手。不愧是先帝面前第一红人,果然有眼力,有魄力,也有能力。

女帝脆生生道:“四皇姑把我救出来的。”

宁棠道:“我收到风声,水仙王狗急跳墙要劫持皇上,所以先下手为强,哈哈,让她一个人在皇宫里急得团团转去吧。”

女帝道:“我们回宫。”

宁棠以为她担心皇太父,连忙道好。

宁棠娇将女帝请进自己坐的马车,然后和茉莉王一起挤在车门边上,小声问道:“你和水仙王夫怎么回事?”

茉莉王红了脸,嗫嚅道:“什么怎么回事?”

“别告诉我什么都没发生。”

“他受了欺负来找我,难道我不保护他?”茉莉王道,“当年要不是三皇姐先下手为强,他的妻主就是我。”

……

如果她没记错,当年除了水仙王之外,先帝也对这位京城第一美人虎视眈眈吧?

宁棠娇摇摇头,“所以你现在……”

“我要娶他当正夫。”茉莉王一脸坚定地瞪着宁棠娇,“就算你反对也没用。”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反对?”反正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当事人自己会理清的,不必她瞎操心。

“你不反对?”

“你娶亲与我何干?”

“你不是我姐姐吗?”

宁棠娇道:“放心,贺礼少不了你的。”

宁棠这才露出开心的笑容。

等他们到皇宫,京城守卫军和皇宫禁卫军都已弃械投降。

水仙王并未在投降之列。

她毕竟是摄政王,总是惨败,也要保持最后一丝尊严。

宁棠娇请示道:“皇上,怎么办?”

女帝道:“我要见水仙王和皇太父,两位姑姑和我一起吧。”她顿了顿又道,“皇姑父也来,其他人就不要来了。”

宁棠娇不敢再把她当普通小孩看,都一一照办。

水仙王在自己出宫建府之前的宫殿里,被宣之后才来到皇太父的寝宫外面。

皇太父得到消息,早已妆扮整齐坐在殿中静候。

女帝领着宁棠娇宁棠和刘灵毓进宫殿,然后宣宁棠妍觐见。

宁棠妍已然收起所有不甘,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安安静静地跪在地上。

女帝道:“你可知罪?”

宁棠妍抬头道:“芙蓉王逼宫,本王誓死护驾,实在不知何罪之有?”

女帝道:“我只有一个母皇!你居然相当我的母皇,还和父后……”

“殿下。”宁棠轻咳一声。

皇太父脸色微白,却神色不动。

宁棠妍道:“我与皇太父两情相悦,有何不可?”

“朕不准!”女帝娇滴滴的声音气势磅礴。

“……”

宁棠娇突然想,女帝给她的那张两个圈圈一条线的图该不会是指水仙王和皇太父躺在一张床上吧?

女帝发泄了一通,有点累了,茉莉王顺势问如何处置水仙王。

女帝求助般地看向宁棠娇。

宁棠娇受宠若惊,这么重大的事情让她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她看向茉莉王。

茉莉王道:“水仙王持宠而骄,驾前失仪,罪不容恕,不如罚她闭门思过,非赦不得出府?”

这就是圈禁了。虽然宁棠娇想过水仙王的结局,但真的听到,不免还是感慨一番。这位水仙王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皇上那颗爱戴母亲的心。

女帝点头道:“好,就这样。还有父后。”

皇太父面色一紧,眼睛定定地看着她的后脑勺。

女帝道:“父后宫殿不许再有女人。”

宁棠求救地看向宁棠娇。宁棠娇看天。

宁棠:“……”太没义气了!

最后这件事还是着落在大内总管徐鑫身上。

惊动天下的大事,最终以公开女帝血书终结。这千古骂名自然还是落在水仙王身上。不过她已经不在乎这些,就如之前所想的那般,如果无法在那时一步登天,那剩下的便是一败涂地的下场。

这次勤王救驾龙虎城居首功,宁棠娇趁机替易蓉蓉求了情。女帝二话不说赦了她的罪,让徐鑫代笔慰问了一番,又送去不少赏赐安抚。

宁棠原本想乘机清洗水仙王的势力,却被宁棠娇制止了。反正水仙王也翻不出天来了,这时候追究责任只会让朝廷动荡。不过曲青梅这个钦差是当不成了,女帝下旨让陆景致派人送她回京。楚杏花被罚了两年的俸禄,此事就算揭过。

宁棠虽然不悦,奈何女帝站在宁棠娇这边,也只有妥协。

此时,双摄政王的好处便显现出来了。当两位摄政王意见不合时,女帝决定一切。

女帝似乎也很享受这种结果,论功行赏后就打发了封萱和罗幸回龙虎城,半点不提让宁棠娇回去的事,最后还是宁棠娇自己憋不住跑去问女帝什么时候让她走。

女帝眼巴巴地看着她,“京城不好吗?”

宁棠娇道:“我身体不好,龙虎城的气候比较适合我。”

女帝道:“可父后说皇姑是装的。”

……

太直接了。

宁棠娇道:“也不全是。你看,我怀孕了,有小宝宝了,所以必须到更温暖的地方待产。”

“姑姑在京城不开心?”

五岁的小孩也不容易忽悠啊。宁棠娇想了想,道:“你还小,所以姑姑必须要帮你把江山撑住。四姑姑在京城,帮你处理政事,我呢,就在边疆,帮皇上守护我姝朝国土,一直到皇上到了,可以亲自守护这片江山的时候。”她说话的时候只盯着女帝的鼻梁,以免心虚露马脚。

女帝倒没看穿。她盯着宁棠娇的肚子道:“那姑姑生个弟弟给我当夫郎吧。”

那不就是近亲结婚?

“不行。”她断然拒绝。

女帝脸变了,强忍着怒火道:“为何?”

讲三代近亲什么的肯定行不通。宁棠娇只好说:“姑姑希望自己的儿子嫁给一个只娶他一个疼他一个的妻主。”

女帝道:“姑姑只要皇姑父一个?”

“只要他一个。”宁棠娇说得坦然。

女帝想了想道:“好吧,我以后也只要弟弟一个。”

宁棠娇眼镜直了。

女帝怕她不信,还加了一句,“君无戏言。”

“……”

从离开京城到回龙虎城的途中,宁棠娇一直在念叨一件事:一定要生女儿生女儿生女儿……

上天最终如她所愿,生了个女儿。

听到产婆说小郡主的那一刻,宁棠娇喜得热泪盈眶,刘灵毓知道其中缘故,只能坐在一旁忍笑帮她拭泪。

知道她生了个女儿,女帝倒没显出不高兴,特地派徐鑫千里迢迢送来很多赏赐。徐鑫见宁棠娇笑得开心,别有深意道:“殿下是旷世明君,不出十年就可亲政啦。”

自从宁棠娇在宫宴帮他解围之后,他就对她格外亲厚。

宁棠娇知道他在指点自己,连声道谢,又送了不少礼物。

徐鑫也不推辞。

宁棠娇事后与刘灵毓商量此事。

刘灵毓道:“看来皇上始终对你存疑。”

……

才五岁的小孩啊。也许正因为这样才缺乏安全感?

她努力回想自己五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宁棠娇皱眉道:“要不我辞了摄政王?”

刘灵毓道:“然后坐看茉莉王一家独大?”

宁棠娇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么办?”

刘灵毓道:“徐总管已经说了。”

宁棠娇想了想道:“等到皇上亲政?”

刘灵毓颔首,“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做点让皇上放心的事。”

“什么事?”

刘灵毓笑着吻住她的嘴。

“……”

伺候八年,宁棠娇又生下一女一男。由于刘灵毓是刘家独生子,所以宁棠娇特地向女帝请旨,想将二女儿过继给刘家继承香火。

刘灵毓知道此事后大力反对。要知女帝本就对他们心存疑虑,如此一来,他们的两个女二一个继承芙蓉王府一个继承刘家,只会令女帝更为忌惮。不过这次宁棠娇十分固执己见,书信到女帝手中一个月后,女帝才下了这道旨。

刘文英喜不自胜之余,也与刘灵毓新村一样的担忧。

一个月后,宁棠娇收到徐鑫送来的一幅雄鹰展翅图。

她即刻上表,先将女帝夸得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将自己贬得像根风中残烛,好似风一吹就会一命呜呼,然后请辞摄政王之位,请女帝亲政。

她上表之后,茉莉王十分识趣地随后跟进,最后是满朝文武一面倒地赞同声。

女帝佯作推拒了一番,才“勉强”同意。

宁棠娇等女帝亲政后,又上表说龙虎城最近环境变差了,不利于养病,想要去江南水乡。

女帝准了。

宁棠娇和刘灵毓离开那日,陆景致亲率龙虎城官员送出城外。易蓉蓉、封萱和宋能茵更是送出了十里之遥。

多情自古伤离别,纵然豁达如宁棠娇,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易蓉蓉更立下十年之约,“十年后,你家小幺就长大了,送来与我家老大做夫郎吧。”

宁棠娇道:“你家老大太老了。”

易蓉蓉勃然大怒,“她是七岁!”

“已经六岁了!”宁棠娇摇头道,“我家小幺才两岁。”

“只差五年。”

“居然差五年!”

“你……”

“而且你模样长得不好。”宁棠娇道,“我家小幺要找个标致的。”

易蓉蓉沉默两秒之后,突然朝她冲去。

早有准备的封萱和宋能茵一左一右地抓住她的胳膊,连声对宁棠娇道:“芙蓉王走好,恕不远送。”言下之意就是——快走快走。

易蓉蓉张牙舞爪地吼道:“我家老大哪里不标致?白齿红唇,不知道有多可爱!”

宁棠娇向她做了个鬼脸,施施然地钻进马车。

易蓉蓉停止了挣扎。

封萱和宋能茵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

宁棠娇突然从车里探出头来,用力挥手道:“十年后,记得把你家老大的画像送到芙蓉王府来甄选。”

“……呸!”

马车渐渐东行。

“灵毓,你以后不能进军营了,会不会遗憾?”

“难道在娇娇心中,我是如此嗜战之人?”

“你不是很喜欢军营吗?”

“我只是想找到人生的意义。现如今,我已经找到了。若姝朝有难,我仍愿披甲上阵,若天下太平,我更愿意做芙蓉王的逍遥王夫。”

“哈哈哈……”

“娘,小声点,别把弟弟吵醒。”

“咳,呃,对不起。”

“下次注意。”

“……遵命。郡主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芙蓉王》至此就全部结束了。

因为暂时没有新的构思,所以会停一阵子。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O(∩_∩)O~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秒速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